“我查查”的价格之辩

作者:招商展会

  
 

  最近,有两款移动终端软件深深陷入了口水战中。
一款是打车软件“嘀嘀打车”和“快的打车”的抢占“地盘”之争。自2月18日两家打车软件进行价钱补贴再次上涨后,打车软件为越来越多的国人使用,在给大部分乘客和司机带来实惠的同时,也滋生出系列问题。
另一款移动终端软件的“破坏力”并没有像打车软件这样凶猛,但是超过1.5亿用户的下载量也着实让不少厂商头疼,甚至有商家成立了联盟,号召大家联合抵制卸载“我查查”。
应该说,移动互联时代的诸多新生事物确实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了很多的改变和便利,但同时也带来了很多衍生的问题。新生事物带来新问题属于正常,因为它们在改变传统的守旧的一些习惯和方式方法,问题的关键在于我们如何辩证去看待这些事物,适应之并不断完善之。

  

  

“我查查”还是“乱查查”?

  

  
近日,《华夏酒报》记者收到了北京欧美欧尚酒业公司市场部经理黄奕华的电话称,“我查查”显示的其代理产品的价格与真实价格不符,在双方沟通过程中,“我查查”提出要“收费才能更改价格”。
湖北某媒体也刊登了题为《“比价神器”藏玄机,想改价先交钱》的稿件,称“我查查”涉嫌利用消费者信赖和技术优势,控制价格录入、误导消费者,并向商家索取高额服务费。
据了解,“我查查”是一款基于图形传感器和移动互联网的商品条形码比价的生活实用类手机应用。通过“我查查”,照一照商品条码,哪家店有卖、售价多少、店家的电话地址、营业时间、网址等等信息,马上会显示在手机屏幕上。
2010年9月,“我查查”推出首个ios版应用,下载超60万次。截至目前,用户量超过了1.5亿。
据湖北上述媒体报道,有经销商近30款葡萄酒在“我查查”上被改低价格,如一款拉菲罗斯·传奇波尔多法定产区红葡萄酒,零售价298元,“我查查”扫价仅为109元。
其中,也有部分白酒企业表示其价格在“我查查”显示混乱,“一瓶几百块的酒,扫描条码以后显示的价格低得只有十几元,经销商投诉是不是买到假货了。我们能逐级向客户解释,但至少有20%至30%的消费者仍无法理解,要求退货。”有白酒企业代表表示。
事实上,早在2013年9月期间,部分媒体就曾报道过“我查查”价格的混乱,以至于北京欧美欧尚酒业公司和河北任丘市欧尚酒业公司及广东卡诺维奇贸易公司等联合在北京建立联盟,进行维权。他们要求上海“我查查”信息技术公司退回所交的款项,索赔经济损失,恢复企业名誉,共同维权。
在接受《华夏酒报》记者采访时,黄奕华也邀请记者加入了其成立的“(北京)酒企总联盟”的qq群,号召受到“我查查”价格侵害的企业联合起来共同抵制,据其介绍,目前关于“我查查”侵权的证据,已经全部交给了央视。
面对质疑和不满,“我查查”方面表示,酒商所卖的零售价格,会因进货、批次以及地区的不同,在销售价格上有差别。而“我查查”显示的是全国各地的终端零售价。入驻“我查查”平台的经销商或代理商会有一个官方指导价格,有的与商超卖场价格有差别。
“我查查”方面表示,由于这些公开的价格信息没有独创性,不属于《著作权法》保护范围;同时,因其已公开,也不属于商业秘密保护范畴之内。因此,“我查查”本着保护消费者知情权的原则,将这些公开价格放在自己的平台上,公正地展示给广大消费者。

  

  

伤害了谁又方便了谁?

  

  
2013年10月,北京几家售卖进口葡萄酒的企业联名向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和上海工商行政管理局及其他相关部门进行了投诉维权。随后,以北京欧美欧尚公司、广东卡诺维奇公司,以及四川、贵州白酒企业为代表的几家企业建立“(北京)酒业总联盟”,号召所有受到“我查查”恶意调价的企业聚集在一起,进行集体维权。
对于企业方面的不满,“我查查”也是接连进行了回应,并表示,除去第三方诈骗集团冒充“我查查”平台行骗敲诈外,“我查查”此前的服务细则也屡次被外界误读。“我查查”公司高层对于这波集中的负面反馈高度重视,将所有的厂家投诉、媒体反馈和原有的企业服务协议逐一剖析解读,在听取了专业法律顾问的建议后,对原有服务细则进行了系统的梳理,同时对平台服务的规范化运作做出进一步强化。
使用“我查查”的手机用户在使用时通过手机摄像头对准商品条形码,运行扫描后软件能自动识别读取,快速获取各大超市和网上商城的同一商品的价格,包括哪家店有卖、售价多少、店家的电话、网址等,并能提示产品质量监督信息,同时,新增的质量安全功能——不合格产品“曝光栏”也将定期曝光质量监督部门最新公告的不合格商品药品等。
应该说,这些应用功能为手机用户们提供了很多的购物便利,也正是如此,才在短短几年内获得了超过1.5亿用户的下载使用量。而由此带来的背后的价格之辩,则需分开来看待。
首先,如果该软件确实存在故意标错商家价格信息的现象,就侵犯了商家的合法权益,商家可以通过举证利用法律手段与软件开发商沟通,获取相应赔偿。
其次,如果“我查查”的应用打破了商家之前的“价格壁垒”,使得其原先层层加价的利益体系受到了破坏,则显然是商家的咎由自取。
对此,白酒营销策划人、曾供职于舍得酒业的白玉峰表示,酒企对“我查查”的指责,除了信息不对称的因素,也反映了酒行业长期以来的固化思维,还有无知和傲慢。“还联合缷载呢,你牛逼,你能让2亿用户集体卸载吗?”
在白玉峰看来,“我查查”面向的是全行业,为什么其他行业没有问题,只有某些酒企在大喊大闹?其实,就是不小心暴露了某些灰色的团购利益链。有些酒出厂以后,明明规定零售价是300元的,在一些地区团购价就可以卖到四五百。他也坦承,以前在酒企的时候,“经常就有经销商打电话给我要求公司将网上公布的建议零售价往上调,以便他们有足够的操作空间。”

  



适应还是抵触?

  

  
用互联网的思维去卖酒,成为近期网络讨论的一个热点,但显然,引入互联网思维和模式就意味着厂商要放弃或者改变之前传统的销售模式,从“高利润”模式转向“强利润”模式甚至“微利润”模式。
谁有这个胆量和勇气去尝试?而如果不尝试会有什么后果?
其实,从本质来看,互联网卖酒的思路最本质的一点也是区别于以往最大的不同就在于之前面对的是消费者,砍掉中间的复杂笼长的中间渠道环节。然而,这样的模式无异于是对传统模式的一种颠覆,困难可想而知。
对于其他快消品,白酒行业的渠道太传统太长,这中间层层环节的既得利益无不需要维系,而一旦利益受损,中间环节的脆弱性也就立马显现,这之前的大量业外团购客户低价抛货。实际操作中,企业部分经销商选择代理竞品都是活生生的例子。
近几年,伴随着互联网的渗透,很多白酒企业开始在电商领域做推广,不过,更多的方式就是在网上开店卖酒。据思卓战略咨询公司董事长祝有华介绍,白酒企业做电商做得最好的,其电商渠道占比估计也不超过1%,同时,白酒企业普遍害怕一个东西:一旦支撑互联网销售的低价,就会担心直接冲击传统渠道,形成对整个传统渠道体系的伤害,“大家都不愿意冒这个险,这显然不是互联网思维的体现”。
面对互联网时代,面临其对整个行业带来的颠覆性的改变,一味地抵触是不明智的,唯有适应之并不断完善之才是正确的选择。
进入2014年,从各个方面反映出的信息来看,白酒基本面仍在继续探底,调整持续深化,并向纵深方向发展。行业人士指出,此轮行业调整的根源不是政策等外部因素,而在于行业内部长期积累出现的产业集中度过低、性价比低的深层次矛盾。
大环境已经在改变,深处其中,我们还能无动于衷吗?
(您对本文有何看法,可通过新浪微博@华夏酒报进行讨论。)


 

  
转载此文章请注明文章来源《华夏酒报》。
要了解更全面酒业新闻,请订阅《华夏酒报》,邮发代号23-189 全国邮局(所)均可订阅。

本文由汾酒价格_酒类企业资讯,酒业新闻信息_千杯酒业资讯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招商展会